<pre id="7vhjz"></pre>
          <dl id="7vhjz"></dl>
              <pre id="7vhjz"></pre>
              <dl id="7vhjz"></dl>
              <dl id="7vhjz"></dl>
              <pre id="7vhjz"></pre>

              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助力資產評估行業轉型升級——以某資產評估機構為分析樣本

              首頁    亦博微訊    政策解讀    評估    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助力資產評估行業轉型升級——以某資產評估機構為分析樣本

              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助力資產評估行業轉型升級——以某資產評估機構為分析樣本

              蔣夢瑩

               

               

                  要:

              中國經濟未來將呈現L型的經濟走勢,在這一經濟增速放緩、社會供需不平衡的大背景下,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成為經濟突破瓶頸轉型升級的良方。在此,作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中價值管理的重要成員,資產評估行業必須首先識別自身的供給側結構性問題。本文從業務結構和人員結構的角度分析了資產評估行業目前存在的供需不平衡現狀,并提出了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應對策略和建議。

              一、緒論

              中國自2001年加入世貿組織以來,參與到世界經濟的發展浪潮中,已逐步與世界各個經濟體緊密結合在一起,一榮俱榮一損俱損。而在2008年全球經濟危機之后,世界經濟的不景氣也對中國經濟帶來了巨大影響,GDP的增幅持續下滑,產業結構不再適應當前經濟發展的需求。為此,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應運而生,將成為治愈經濟下行供需錯配的一劑良藥。

              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要求進行科學合理的價值管理,改善供給和需求的不平衡,擴大附加值高的供給,創造有效的需求。作為價值發現和價值判斷的先鋒軍,資產評估行業要勇于肩負起在價值管理中的認知和引領責任。要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中發揮重要作用,就需要資產評估行業首先識別自身的供給側結構性問題,只有協調了自身存在的供需矛盾,解決了傳統業務和新業務資源配置的不對等問題,才能輕裝上陣,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提供急需的、必要的專業服務和技術支持。

              二、資產評估行業供給側問題分析

              (一)業務結構分析

              根據某大型資產評估機構提供的2011-2015年的業務數據分析,作為資產評估行業的重要成員之一,該機構五年期間主要的業務類型保持相對穩定,但各業務的比重變化較大,業務量曲折發展,這都與所處的證券市場息息相關,在此逐一進行分析。

              1. 業務量分析

              如圖1所示,根據某證券業評估機構2011-2015年業務統計情況,評估報告數呈現出先減后增的趨勢。2012年報告數低至500后持續低迷,直至2015年產生較大增幅。這種發展趨勢與證券市場的發展是相符的。受大盤持續下跌影響,2012年8月起新股發行放緩,10月以后正式停發,IPO堰塞湖壓力巨大,IPO重啟時間待定。因此,作為IPO前重要步驟的股改項目擱置導致2012年、2013年報告數銳減,股改項目占比跌至最低??沾?4個月之后,A股IPO于2014年1月重啟。同時隨著2013年12月30日全國股轉系統擴容全國的細則出臺,新三板制度框架基本完備并逐步成熟,報告量也逐步恢復,并于2015年攀升至最高點,其中股改項目達到空前規模,這是2015年火爆牛市的直接產物。由此可見,評估業務對證券市場的依賴性較高,一旦證券市場萎靡,評估業務就可能缺乏持續增長率,呈現下行趨勢。

              IMG_257

               

              圖1 2011-2015年評估報告數分布   下載原圖

               

              IMG_259

               

              圖2 2011年評估業務分布   下載原圖

               

              IMG_261

               

              圖3 2015年評估業務分布   下載原圖

              2. 業務分布分析

              2011-2015年間,各業務類型的占比均發生了顯著變化,涌現出新的業務,同時傳統業務呈現出衰退的趨勢。筆者對這五年的業務分布進行了逐一統計,在此截取2011年與2015年的業務分布圖(見圖2、圖3)進行對比。

              如圖2和圖3所示,2011年業務量占比最大的是股權轉讓項目,而2015年股改項目已超越股權轉讓成為數量最多的業務類型。隨著大型國有企業的搬遷陸續完成,2011年占比5.31%的拆遷項目至2015年百分比已降至1.63%,在絕對數上降幅也超過50%。值得注意的是,重組項目包括重大資產重組從2011年的0.85%激增至2015年的4.63%,絕對數上由5件上升為34件。而傳統的資產處置、司法鑒定、出資等項目保持著相對穩定或略有降低。在其他項目中,也涌現出“文化資產評估”、“補償評估”、“資金審核”、“BS模型作價出資”和“績效評價”等多種類型的新業務,但這些項目存在一定的隨機性,且尚未形成規模,還不能支撐評估機構的主要業務范圍。對于像“績效評價”類型的支持性項目,還有待進一步挖掘和探索合作方式,以便將評估行業的優質資源與政府需求進行必要鏈接,提供長期有效的智力輸出。

               

              IMG_263

               

              圖4 2011-2015年評估業務發展趨勢   下載原圖

               

              IMG_265

               

              圖5 2011-2015年業務對象   下載原圖

              為更直觀的比較各項業務的發展趨勢,筆者對2011-2015年的各項業務進行了匯總,如圖4所示。

              3. 業務對象分析

              評估項目的業務對象在一定程度上決定和代表了評估機構的執業能力,因此筆者根據評估對象對該評估機構2011-2015年的評估業務進行了劃分,如圖5所示。

              以上統計中,資產組合特指資產負債組合,無形資產特指商標、專利、專有技術等資產,對部分資產和單項資產均列入到單項資產中。

              由此可知,單項資產和企業價值仍然是評估業務中重要的業務對象,隨著評估技能的不斷更新和探索,評估各項業務的側重已經有所不同,傳統的對評估技能要求不太高的單項資產評估比重已逐步降低,對企業價值和資產負債組合的評估比重在2015年已達到70%,這是一個較好的發展趨勢。但同時,無形資產評估的數量并沒有隨著評估業務的總量增長而提升。不過近幾年在無形資產的評估方法上有了較大的更新與突破,在無形資產評估上存在著業務增長的巨大潛力。

              4. 業務結構的供給側問題小結

              評估行業是典型的需求帶動供給的行業,但筆者通過對評估業務量、業務分布以及業務對象的數據進行統計,以點窺面發現,目前評估行業的供給與市場需求存在一定的脫節,表現為大量的資源仍然安置在傳統的評估業務上,雖偶有新業務的出現,但對新技能新方法的探索并未成形,僅能針對當前所承接的新業務拓展思路處理具體問題,尚不能觸類旁通,對這一類問題進行系統化的研發,從而擴展新的業務增長點。目前評估機構普遍立足于現有的業務范圍,隨著證券市場的起伏而起伏,尚未有應對熊市、經濟低迷時期的持續增長力。同時,在互聯網時代,“互聯網+”成為創業創新的重要載體,通過互聯網的高效整合資源,對這一新興市場所擁有的巨大潛能,尚需評估機構探索與開發。

              (二)人員結構分析

              筆者對該評估機構截至2015年于中評協網站載錄的評估師信息進行了知識背景和執業年限兩個方面的統計,結果如圖6、圖7。

               

              IMG_267

               

              圖6 2011-2015年評估師知識背景分析   下載原圖

              由圖6可知,該機構的評估師知識背景主要系會計、工程方面,其中會計相關專業背景超過了一半,這符合資產評估機構普遍的人員背景結構。因為資產評估行業要求具備較高的會計專業知識,大多數的評估師都具備大專、本科的學歷,有系統的知識儲備,能夠勝任評估工作的專業性和技術性。但也應看出,在信息化時代,人才的專業性和復合性應當有機結合在一起,除卻評估師本身的知識背景,仍需大量的知識積累;同時從評估機構的角度來看,知識背景結構還比較單一,還需要各個方面的人才完善人才產業鏈,比如數理統計、計算機運用、系統研發等方面的人才,以進一步完善評估程序的制定和實施,完備評估方法的邏輯性和合理性。

              由圖7可知,該評估機構具有一批經驗豐富、資歷深厚的評估師團隊。但也應看到,評估師執業年限存在一定的分化,執業15年以上以及執業5-10年的占比較高,而執業10-15年的占比最低,并未形成平滑的人員執業曲線。究其原因,可能存在一定程度上的人員流失。執業15年以上的評估師往往有較高的忠誠度,且處于機構中重要崗位,執業5-10年的評估師尚有一定的發展空間和學習進步空間,故而這兩個梯次的人員數量較多;而執業年限10-15年的評估師有較好的專業勝任能力與工作經驗,也具有較多的外在發展機會,長期的同質工作可能遭遇瓶頸,因而導致一定的人員流失率。另外,執業1-5年的評估師人數占比并不高,在未來可能會出現人才供給不足,青黃不接的現象。按照合理的人員分布曲線,應當符合金字塔發展模式,因此對人員結構的調整和改善是重中之重的大事。

               

              IMG_269

               

              圖7 評估師執業年限分析   下載原圖

              三、資產評估行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應對策略

              應對上述業務結構和人員結構方面可能存在的問題,筆者認為借由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東風,評估機構可以化被動為主動,采取相應的應對策略,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大潮中順勢而為,真正符合做大做強做優和做精做專做特的理念和愿景。在此,筆者提出一些應對策略,以供參考。

              (一)構建業務立足點,發掘業務增長點

              未來中國經濟將表現出“L”型走勢,不能短期反彈。因此,評估機構應理清自身的評估業務構成,對各項業務的投入產出予以明晰,識別自身的核心業務和競爭能力,合理調配資源,增加附加值大的業務供給。對少量衰退期的傳統業務應予以清理,同時構建自身業務的立足點,增強自身抗風險能力和應對經濟環境的應變能力。

              對新興市場及新興業務應具備敏銳的洞察力,借助新業務承接的契機,深入了解新業務所處的環境和市場空間,尤其是互聯網產業及文化產業,應快速形成系統的執業規范,發掘業務新的增長點,并及時鞏固和拓展。對新業務的資源投入和業務配備應具備全局意識,從長遠角度出發以保障機構的持續增長力。

              (二)技術供給,專業創新

              評估機構不應局限在現有的評估專業技術中,在應對文化資產評估、補償評估、資金審核、績效評價及特殊無形資產評估時,應勇于突破傳統思維的約束,用新的視角不斷進行嘗試和探索。必要時可在項目完結之后成立項目組,針對熱門的新業務進行技術研發和攻堅,對疑難問題集思廣益,形成完善的評估流程和底稿,并通過內部培訓、研討班等形式普及和推廣。

              同時,也應有效運用信息通訊技術和互聯網平臺,將資產評估行業融入到互聯網產業中,通過對業務承接、評估程序、評估方法等手段的信息化升級,比如創建在線評估咨詢網站、建立內部信息系統、采用云計算構建評估模型等,緊跟時代發展的步伐,使自身更適應現代社會的發展。

              (三)人才培養,與時俱進

              評估機構應注重人才的全面性培養,通過招聘、培訓、晉升等渠道開展復合型人才培養工作,注重人才的知識背景和自身學習能力的結合。如在招聘時應考慮多重招聘渠道和各高校之間的協調,避免近親繁殖的情況,填充整個機構知識儲備的空白點,立足于各高校教育的不同側重點,培養不同類型的人才。

              評估機構也應注意人才的后續教育。建議各機構可根據自身能力建立內部圖書室,通過對專業前沿書籍的采購和推薦,給員工以及時充電的空間,營造良好的學習氛圍,幫助人才獲得自身知識結構的完善和提升。同時,對諸如”互聯網+”等新興行業、新概念可通過內部培訓班、講座等形式進行普及,增強員工在執業時的專業敏銳性,更好地降低執業風險,提高執業質量。從而在一定程度上滿足員工的學習需求和自我滿足需求,降低人員流失率,構建一支專業優秀的人才隊伍,為機構和行業的發展作出自身的貢獻。

               

              參考文獻

              [1]張國春.資產評估與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中國資產評估[J],2016.(4):06-12.

              [2]顏彥.資產評估行業的深度變革勢在必行.中國資產評估[J],2016.(3):12-16.

              [3]暢澤宇,左慶樂.互聯網時代資產評估行業的應對策略研究.中國資產評估[J],2016.(3):17-19.

               

              人人摸人人干人人看,人人摸人人干人人射,人人摸人人搞,人人摸人人搞人人操,人人摸人人搞人人透